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阿发文章 >> 新编故事 >> 内容

野化训练

时间:2014/12/7 18:45:0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前年秋末,我去东北出差,应朋友之邀,参观了东北虎野化训练基地。所谓基地,其实,与一般的野生动物园并无多大差异。我们一行十几个人,挤在一个面包车里,为确保安全,面包车的所有窗口,全用钢筋铁条严严实实地封...

前年秋末,我去东北出差,应朋友之邀,参观了东北虎野化训练基地。所谓基地,其实,与一般的野生动物园并无多大差异。我们一行十几个人,挤在一个面包车里,为确保安全,面包车的所有窗口,全用钢筋铁条严严实实地封着。有人打趣道:“真是报应,以前参观动物园,动物被关着,人是自由的;现在倒好,动物获得了自由,把人关了起来!”好奇、紧张,让大家格外兴奋,一路上,兴趣盎然,谈笑风生。

在一辆吉普车的引领下,穿过了三道警戒,面包车缓缓驶入了园内。透过车窗,只见三三两两的老虎散落各处,懒洋洋躺着晒太阳,见有参观的车辆驶入,便白四处向车子围拢过来。虽然不紧不慢,显得颇为矜持,但仍然可以觉察出某种难以掩饰的欲望和期待。

忽然,前导的吉普车里,有人将一只公鸡抛出了车外。那公鸡落地后又腾空飞起,继而,慌乱地落在吉普车的顶上。几乎同时,只见一只老虎,如离弦之箭,嗖地一声,蹿上车顶,眨眼之间,那公鸡已在其口中。老虎跳下车后,复归从容不迫的状态,缓缓地走到一棵大树下,打理起它捕获的食物。我平生第一次见识老虎吃鸡的情景,完全颠覆了我固有的“狼吞虎咽”的想象。只见那老虎用两只前爪按着公鸡,然后龇着牙齿,慢条斯理地拔起鸡毛来,那仔细认真,一丝不苟的状态,简直与绣花无异。不大的工夫,那老虎便将猎物打理完毕,叼着白生生的光鸡,另觅隐蔽处享用去了。这全过程,其他几只虎只是远远地、馋涎欲滴地看着。

我们跟着引导车继续向前,剩下的几只老虎远远地尾随着。不一会儿,只见吉普车的后门突然打开,接着,便从车里推下一个牛犊来。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,摔下车后大概被吓了一下,但似乎很快便觉没事了,它踉踉跄跄地站起来,甩了甩头,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和草屑,竞悠闲地啃起草皮来,对于自己身陷绝境,似乎浑然不知。就在牛犊低着头吃草时,那几只老虎正俯身伏地,匍匐前行,悄无声息地从后面包抄过来。不知是听到了,还是嗅到了什么,相距仅有几米时,那牛犊猛然发现大难临头,便慌不择路地奔跑起来。包抄过来的几只老虎,随即改潜行伏击为奋力强攻,死死盯着牛犊,终涎欲滴,紧迫不舍。相距尚有三四米时,只见靠前的那只老虎忽地腾空跃起,一口便咬住了牛的咽喉,随即,猛地一扭,那牛便轰然倒地,再无招架之力。那只老虎一面死死咬着牛颈不放,一面警惕地环顾周围,发现有的虎企图靠近分享猎物时,便发出一声沉闷而威严的吼声,这吼声足以让那些同类望而却步。它们似乎明白目下分享的无望,于是,恋恋不含地离开那诱人的猎物,掉转头来,跟随游客们的车辆继续前行。

车行到一片开阔的草地时,又停了下来。前导车里抛出一团毛茸茸、白花花的东西,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只人工饲养的小白兔。这小生灵一落地,就显得异常警觉,它伏在地上四处张望,原先耷拉着的两个大耳朵,高高地竖立起来。它发现周围有四五只凶恶的庞然大物正向自己包抄过来时,简直是吓坏了。它紧紧趴在草地上,浑身在战栗,两只眼睛仓皇闪烁,四处张望,似在寻觅生路,又像在祈求救援。老虎们仍然不动声色,稳步逼近,合围圈越来越小,那叫可怜的小生灵落入虎爪,看来已毫无悬念。然而,也许老虎和游客一样不会想到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那白兔纵身一跃,跳出合围,奔向吉普,一头钻进汽车的底盘下,再不出来。老虎们傻了眼,围坐在吉普车周边,无可奈何。“车快开走!车快开走!”游客们七嘴八舌大声嚷着。吉普车慢慢地开动了,老虎们尾随汽车,等待着机会。那白兔似乎明白,在这草地旷野之上,在这众日睽睽之下,唯有这车底才有它的一线生机,它随汽车同速行动,车快则快,车慢则慢,车停,它也便停了下来。尾随的老虎,渐渐显得有点不耐烦,但又不愿轻易放弃。游客们也有点急不可待,开始嘲笑、调侃那驾驶员的无能。

突然,那吉普车猛地加速.在草地上颠簸狂奔起来,老虎们似乎看到了希望,穷追不舍,游客的面包车也紧紧地尾随着,急切地期待那捕猎的场面。车厢内紧张、兴奋、热烈的气氛达到了高潮。那辆吉普车如此高速,却仍然准以甩掉那只白兔,于是,在风驰电掣般急驶之中猛地来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急转弯,接着,便是游客车内“啊!”的齐声惊叫。我定晴望去,只见吉普车拐弯处,那只可怜的兔儿,已似一张雪白的剪纸,薄薄地、紧紧地贴在草地上。尾随的老虎先是一愕,接着,便显得十分失望和沮丧,然后,悻悻地、无精打采地散去了。游客们意犹未尽地开始了回程。

回来的路上,导游显得格外兴奋,说自己到动物园十多年了,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今天这样精彩的场面。还说,这个“野化”项目如今已是市里经济发展的金牌项口。游客们议论着,感叹着,车厢里的气氛并不热烈,多数人保持着一种异乎寻常的静默。我斜靠在座椅上,茫然地望着窗外。起风了,满地落叶在晚风中翻转飘零。我下意识地掖了一下外套,忽然觉出,东北的晚秋竟是如此的凉气逼人。

作者孙家正为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。

野化训练

摘自孙家正:《艺术的真谛》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阿发美文网(www.afa008.cn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afashanxi@126.com 站长QQ:360179349 ,感谢老Y
    本站只为学习交流用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24小时内删除。

    全国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举报

    陕ICP备0105016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