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阿发文章 >> 百味人生 >> 内容

那血泪,无力擦拭。

时间:2014/9/1 8:56:3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元元,女,1991年7月初2生人。 刚出生的元元黑瘦,很小,奶奶说,没见过这么瘦的孩子。元元的妈妈有病,所以是奶奶把元元带大。 元元5岁了,家人把她送到学校上幼儿园,小小黑黑瘦瘦的她抵死也不肯去,她连踢带咬,哭着抗议去学校,原因是学校里的孩子都欺负她,为老师们从不管这些琐碎的小事,老师甚至威胁孩子们...

元元,女,1991年7月初2生人。

    刚出生的元元黑瘦,很小,奶奶说,没见过这么瘦的孩子。元元的妈妈有病,所以是奶奶把元元带大。

    元元5岁了,家人把她送到学校上幼儿园,小小黑黑瘦瘦的她抵死也不肯去,她连踢带咬,哭着抗议去学校,原因是学校里的孩子都欺负她,为老师们从不管这些琐碎的小事,老师甚至威胁孩子们:“你们谁都不许告诉家里在学校受欺负了,你们告诉家里了回来我就收拾你们。”元元打不过高她一年级的大孩子的欺负,他们甚至把她堵在路上要打她,5岁的元元每天就呆着满身的伤痕回家。最后,元元终于抗议成功了,但是,6岁的时候却又被送进幼儿园去了,再次上了一次幼儿园小班,小小的元元可是恨透了学校。

     就这么折腾着,她上了小学。一年级的时候,她就开始了偏科迹象。她喜欢语文,每次语文考试准是满分,数学却总是96啊97啊,就是到不了100,那老师怒气冲冲的把卷子甩到元元还幼稚的脸上,四个字:“滚回家去!”元元不敢动,她害怕。同她一起被老师怒骂的还有几个孩子,老师却只对她怒火独特,见元元不动,她冲过去把元元的书包从桌兜里拽出来,“嘶啦”一声,书包被拽坏了,元元抽泣着,老师不以为意,她把元元的书包扔在地上,书包的拉链还开着,里面掉出了一个夹本子用的本夹,老师力度之大,摔坏了。元元终于哭了。那是昨天晚上爸爸给她新买的,她央求了爸爸很久,还保证每天帮奶奶喂小鸡,爸爸才给她买的。她走过去,拿起被老师摔坏的本夹和书包,走出了教室,瘦瘦小小的背影,孤单,无助。

      回到家的时候,奶奶在家里喂鸡,见她回来,问:“还没放学你怎么回来了?”她跑过去跟奶奶说:“奶奶,以后我在家跟你养小鸡吧,我不上学了。”奶奶一听,放下手上的活,过去按住元元瘦瘦的小肩膀,“胡说啥呢傻丫头,怎么能不上学呢?”元元撅撅嘴,“老师不要我了。”奶奶擦了擦手,“走,我带你找老师去。”元元往后躲,她的眼里都是恐惧。“我不去.......”奶奶问她怎么了,她不敢说,他怕回去老师打她,最后还是被奶奶带到了学校。元元躲到奶奶的身后,不敢看老师,老师让元元先进去教室里了,奶奶和老师在外面谈话,元元听见老师虚假地说“是啊是啊,这孩子挺好的,我觉她将来肯定不错.......”后来说什么她就听不见了。奶奶回家去了,老师也进来了,狠狠地剜了她一眼,元元一哆嗦,低下头去了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到了五年级的时候,她偏科偏的更严重了,数学很差,80多分的时候异常多,数学老师横眉立目,劈头盖脸就是“语文那么好有什么用?能当饭吃?我告诉你,将来你上高中了分文理也得学数学!”元元的泪哗哗的,她的手不停地揉着衣角,她害怕。

       六年级,班主任是数学老师,一天七节课六节半是数学,语文老师经常不来上课,“理所当然”的成为了数学课,咬着笔头的元元可怜兮兮的望着那些应用题,她不会。老师规定,谁做完谁先走,元元“理所当然”的成为了最后走的那一拨人。

        在她的满心期盼下,终于上完了小学。

        元元上初中的时候,班主任终于是语文老师了。老师们对她比小学好很多,这时她的成绩开始显山露水。月考年级前百名她排了第五十四,第一次考试就拿了一张奖状回家,她掩饰不住喜悦,拿给奶奶看时,奶奶虽不认字,却也笑的很慈爱。初中懵懵懂懂的她第一次经历初潮,她吓了一跳,她问奶奶,奶奶“嘘”了一声,“孩子,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. . . . . .

        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上完了初中,迎来了中考。虽然成绩不太好,元元还是上了一所高中。

        17岁的元元出落成了大姑娘。在元元踌躇满志要大干一场时,一个擎天噩耗从头而降:奶奶病重!当元元得知这个消息时,说是五雷轰顶都不为过。她懵了,眼前一片漆黑,“奶奶...........”她疯狂的冲进房间,炕头上老叔抱着昏迷的奶奶泪流不止,所有的人都来了,叔叔婶婶,哥哥姐姐,“奶奶!!!!!!”她声嘶力竭,奶奶被她这么一呼喊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“元哪,过来,奶奶褥子底下......还有700块钱,你把它拿出来,这是......奶奶给你攒的,留着你上学花......”元元泪如雨下,满屋子的人泪已成河。奶奶以为自己不行了,她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心爱的孙女。元元瞪着血红的眼睛问,“打120了没有???????”“打了打了120调车呢!”"调车??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120还得现调车???没有车了吗????"这时哥哥又给120打了电话,慢慢腾腾的120终于调出了一辆车,当医护人员把奶奶从家里抬出来时,元元死活要跟着车一起走,她哭着说“我要去医院照顾奶奶,你们让我去吧......”家人不让她去,明天是周一,她得回学校,她怒目而视着人们:“我奶奶病成这样你们让我去上学???打死也不去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没办法哥哥骑摩托带她去了医院,奶奶躺在病病床上,昏迷之下还在喃喃“冷......冷......”元元把自己的衣服能脱的都脱下来给奶奶盖上了,在一旁的叔叔说,不管用,都盖了两双被了也说冷。元元说,盖上点就暖和点。医院诊断是脑出血,后来,医院大概治不了了,家人把奶奶接回家了。这期间,元元被家人劝说着去学校了,所以当她回来后,奶奶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,但当元元问她“奶奶,我是谁呀”时,她看了一小会,轻轻的说,“元元。”当时元元那个泪啊,洪水般决堤。她谁都认不出了,却认出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. . . . .

 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奶奶好像真的病重到不能再重了,元元特意请假从学校飞奔回家时,推门,却看见了摆在院子里那一口朱红的大棺材。元元的脑袋嗡的一下,她没站稳,险些栽倒。她颤抖的问,“爸,这是怎么个意思???”爸叹了口气,“你奶奶......”她进屋,奶奶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。她握着奶奶的手哭得一塌糊涂。她一夜没合眼照顾了奶奶一宿,奶奶常常闹腾头疼,她抱着奶奶瘦小的身体,说,奶奶不疼了,有元元呢。她又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逼近考试,元元想放弃,回家陪着奶奶,爸爸说,你去吧,家里有我们呢,元元哭着说我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苦苦哀求了很久,还是不得不回去。在学校苦撑到了星期五。中午的时候,意想不到的幸运之神终于可怜了这孩子一次。在学校里当老师的二哥告诉她,奶奶竟然好了!她抬头,眼睛里是狂喜,哥,你说什么????二哥笑了,“我说,奶奶好了。奶奶清醒了,能自己下炕走路了。”元元愣了一下,“啊!”她尖叫,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她兴奋的说,哥,我现在就要回家,我要去看奶奶!二哥说,别急,今天周五,还有两节课就放假了。她高兴地又蹦又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巴巴的过完了两节课,她拎起书包就跑,疯了似的跑向校外的公交站点,度秒如年啊。她到家后,还是推门,她一眼就望见了坐在院里的奶奶,她喊了一声“奶奶!”她跑过去,奶奶缓缓地抬头,“奶奶!我是元元!奶奶好了?”奶奶看见元元竟然哭了。元元抱住奶奶,她也哭。元元把奶奶扶回炕上,握着奶奶的手,她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时光飞转,元元上了大学,她有了一个追求者,【暂且称为zl】信誓旦旦的说,给他时间,还她幸福。当初的她信了。元元没有想到的是zl给了她一个无比“喜悦”的“惊喜”。元元玩zl的手机时,登陆上他的qq,最近联系人里的消息记录还没有删除,她打开记录,第一句话就把她震撼的头晕目眩。

    zl:老婆,你等着我吧,我努力挣钱养你。

    某女好友:呵呵,不行。

    zl:为什么?

    某女好友:我不信。

    zl:我会努力挣钱的,给你买套房子。

     . . . . . .

    元元不想看下去了。这些话,zl从来没跟她说过。她凄惨的笑笑,“这是谁?”她红着眼圈问。zl看了她一眼,不屑,与无所谓,“我朋友,闹着玩的。”元元把手机给他,转身,他没有跟来。

    元元抬头,天空飘满血丝,她闭上眼,不想再睁开。刺耳的刹车,元元不想躲避,擦腿而过,车主怒气冲冲的咒骂,元元笑了。凄惨,落寞。

    元元最终分手了,开口说的,却是zl。再多的挽留,无济于事。学着吸了第一口烟,呛得自己泪流满面。雨淅沥,发丝凌乱,第一次灌了自己一口酒,第一次吸了烟,如果不爱,何必当初那么执着。望着街上车来车往,想过离开人间,她的心碎的再也无法拼好,她还有多少爱,等着被伤害。烟头灼伤手指,痛,不及心伤。

    回头看,已物是人非。风轻,云淡。

    元元命苦。她抬头望天,因为不想让泪掉出来。嘴角的戏谑,她伤不起了。拾起被践踏的爱,不再低三下四地祈求,站起身,她终离开。夕阳下,她的背影凄凄楚楚。

    在她打算永远退出的时候,伟出现了。他大元元4岁,他说,元元,让我照顾你。元元抬眼,她的眼里布满血丝,淡笑,不了,谢谢。伟的执着让元元感动,他说,绝不,绝不辜负元元的爱,元元很傻,她哭了。天空里都是哀伤。

    有伟的日子,元元渐渐地有了笑容。他给她买她喜欢的礼物,给她买她小仓鼠,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元元从心里充满了甜蜜。......

     可是,大概人就是这种生物,拥有了就不知道什么是珍惜。路遥知马力,元元有了异样的感觉。他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好,有一次。他在打游戏,当元元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,他在游戏里的角色被人杀死了,他恼怒的用胳膊肘撞开了元元。元元愣了,她放开了环在伟腰上的手,肩膀被伟撞得生疼,她呆了,很久,伟发觉自己的确过分了。过去抱住元元,“对不起老婆......”元元抬头,眼睛里是溪水。“滚。”元元声嘶力竭。再一次被伤害,元元崩溃了。

     她是不是很傻,呵呵。我也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 我一下一下敲击着键盘,写下了自己的故事,每一个字,都带着血泪。我就是那个不争气的元元。不求荣华富贵,我享受不起。但求,人间,给我一丝温暖,但求,给我一份真爱,好痛,我真的经不起伤害了。

     谢谢坚持看到最后的看官。呵呵,或许,永远不会有人看见我的这篇文字。也好。我的悲伤,我自己舔舐。就让我闭上眼,再也不想看见自己的背影,如此的凄凉,孤单。

作者:苏烟 录入:苏烟 来源:原创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阿发美文网(www.afa008.cn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afashanxi@126.com 站长QQ:360179349 ,感谢老Y
    本站只为学习交流用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24小时内删除。

    全国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举报

    陕ICP备0105016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